图片 8

必赢登录

龙族幻想:路明非遇见绘梨衣却还对诺诺一往而深,网络朋友:想寄刀片

27 12月 , 2019  

问题:很喜欢《龙族》看到绘梨衣死的那一段特别伤感,路明非爱过绘梨衣吗?

问:在龙族三黑月之潮下,如果绘梨衣没死,那路明非会和她在一起吗?

图片 1

很多人喜欢龙族,其中高燃的战斗场面,细腻的场景描写以及独特的爱情故事都让人沉迷其中,而今由腾讯发行,祖龙娱乐制作的旗舰级RPG手游《龙族幻想》也即将开启公测,从小说到游戏,不知道大家对于剧情还记得几分呢?

你是千万人的路明非,却只是她一个人的Sakura。

回答:

图片 2

《龙族·奥丁之渊》

图片 3

                                                           
——记上杉绘梨衣与Sakura

个人认为,路明非对绘梨衣只有好感吧╯▂╰,喜欢这个女孩但算不上爱。

不会,虽然很想说会,但是。

狮子小姐十七岁的时候第一次读到《龙族》,那还是在连载的青春杂志上面。

“落尽红樱君不见,轻绘梨花泪沾衣”,江南用这两句诗来为绘梨衣起名,就已经预示了绘梨衣的结局。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水里面路明非把她错认成了诺诺,奋力地想要游过去拥抱她。


在深海中路明非对绘梨衣的那次拥抱,只是路明非误将绘梨衣当成了诺诺……而之后路明非陪绘梨衣在东京带她美容,逛街购物,去各种好玩的地方,吃各种好吃的东西,也是为了看好绘梨衣,确保她不会暴走失控。

首先,出于感情;

其中的某一章节,路明非、恺撒、楚子航他们在高天原躲避源稚生的追捕,里面配了插图,类似现在知音漫客的画风。穿红衣的路明非留着黑色短发靠在柱子上,穿着金色长袍的恺撒双手抱胸长长的头发在黑夜里发出耀眼的光芒。而楚子航一如既往的低调,在恺撒身后的一把椅子上做的端正,一身蓝色正装搭配白色衬衣,一只手紧紧握着“村雨”,酷的简直没谁。

“绘梨衣人鱼般环绕着路明非游动,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何忽然露出像是哭泣的表情”,可能是第一次有人不怕她,还想要拥抱她,她非常好奇的看着路明非,在路明非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她轻轻的抱住了他。

她是蛇岐八家内三家的上杉家家主;她被视为蛇歧八家最锋利的一把刀;她的言灵审判一句话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在海边宛如死神的红发少女却因为一个笨蛋的靠近而收敛了杀气。你以为她是高高在上的黑道公主,可她以为她只拥有你和她的玩具们。那个死前都觉得世界很温柔的女孩。叫上衫绘梨衣。

而最后路明非为了绘梨衣,选择违抗命令让绘梨衣回家,是不忍心她再受到伤害,路明非对绘梨衣是同病相怜的,他只是心疼这个女孩,但让人心疼的是绘梨衣至死都深爱着Sakura。
图片 4
在龙五中,乌鸦这样说:“事后我们从Line的服务器上拿到了你和她的通信记录,她遇难之前一直在联系你。你是最有机会救她的人,可你在高天原的酒窖里浪费了很多时间。”是的,路明非在绘梨衣最需要他的时候,路明非却在酒窖里挣扎……

江南曾经写过,路明非也梦到过绘梨衣和他的婚礼。

是谁说热血漫画只适合男生看呢,只是那一副插图,狮子小姐就被这部小说深深地吸引,从此不能自拔。她十七岁的时候遇见十七岁的路明非,就在昨天晚上,她点灯看完了《龙族-奥丁之渊》。二十一岁的她看着二十一岁的路明非为了拯救诺诺,被奥丁的昆古尼尔刺穿胸膛。有媒体曾说《龙族》系列已全面超越《哈利波特》经典,狮子小姐还没有读过《哈利波特》,路明非好像要死了让她很难过,她希望江南可以把《龙族》写的和《哈利波特》一样长。

图片 5

亲手杀掉了夏弥之后,活在痛苦中的楚子航认同了凯撒伙同路明非放掉绘梨衣的行为。但最后上杉绘梨衣也死掉了。杀胚师兄是在发现夏弥是龙王之后杀掉了她,可路明非你不知道你是千万人的路明非但只是她一个人的Sakura啊。

但路明非愿意为绘梨衣燃烧四分之一的生命,只为了杀死赫尔佐格。在龙五中重回红井再看到绘梨衣时又是那样心痛悲伤,或许在路明非心里也有绘梨衣吧……

——以下是原文——

她用一个寒假的时间读完了《龙族》系列,这部她从高中就开始喜欢的书,直到上大学,她才有精力和金钱看完。等到真正读完了,那些个性鲜明的人物让她一想起来竟然就有些难过,她看什么东西都喜欢自我代入。看电影是,看电视是,看书也是。她想起来昨天晚上两点钟她看《奥丁之渊》,看到奥丁骑着八足马在圣心医院里追赶诺诺,她紧张的竟然可以在静谧的黑夜里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路明非世界很大又很小,小的让他怀疑自己对绘梨衣的好只是把她当成诺诺,但当绘梨衣离去,之后的支票以及留给路明非的回忆,这一切都表明了,绘梨衣就是绘梨衣,她早就在路明非的世界占据着不小的位置。

我无所谓喜不喜欢,既然Sakura不喜欢,那就杀掉好了。

绘梨衣把路明非看作她的全部,而路明非却没有爱上她。龙五中面对乌鸦的质问,路明非毫不犹豫地承认诺诺才是他真正喜欢的人……

路明非一手拿着戒指,一手拿起绘梨衣柔软的手,那是一只很柔软很温暖的小手,暖的让人握住了就不想松开。就在路明非将要把那枚戒指套上绘梨衣的无名指时,牧师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从十七岁到二十一岁,路明非从一个废材成长为卡塞尔学院学生会会长,而狮子小姐也从高二读到了大二。有些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有些人中途退场了,而有些人对某些人来讲依然遥不可及。就像诺诺之于路明非,他好像永远都只能遥望。就像夏弥之于楚子航,他永远都只能目送。就像路明非之于上杉绘梨衣,
那个小怪兽只会傻傻的等待。就像去法国海滩卖防晒油之于源稚生,对他而言,这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图片 6

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以前的我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不管电影还是书,也许会看的心里不好受但是并没有什么表现,看完之后也就好了。但是这次是真的读不下去了啊,一开始就觉得绘梨衣会死掉,但是看到路明非在火车上放掉了她心里还是暖暖的,像绘梨衣这样有着毁灭一座城市的可怕能力却又乖巧可爱,令人心疼的女孩本应该拥有安逸幸福的生活吧。源稚生送她去韩国我还在想这样也好,虽然蛇岐八家的各位家长都战死了但以大家长源稚生的能力,他的私款应该足够绘梨衣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吧。像个普通人一样在首尔过完一生,看看这个世界对绘梨衣来讲应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当我看到绘梨衣给路明非发消息时,莫名地觉得,大概只有卡塞尔学院的人会活下来吧。真的第一次读不下去一本书了,就这样吧,源稚生牺牲了自己杀死了王将,校长凯撒和师兄也引爆了硫磺炸弹,主角光环的路明非肯定是死不掉的,绘梨衣正前往机场去往韩国,或许她通过link还能联系上路明非,两个人像之前绘梨衣翘家那样活着,可能绘梨衣渐渐懂了人情世故,会向路明非撒娇然后两个人一起去看这温暖的世界。

图片 7

  “你确定么?”牧师问。

路明泽这个小恶魔还想着和路明非交换剩下的四分之一姓名。他有时候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大概如他所说,他商人的本性让他奸诈又贪婪。一直都不太明白小恶魔对路明非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就算看到了第四部还是没有弄明白他的来历。有时候狮子小姐会想,小恶魔会不会就是另一个路明非,一个邪恶的路明非。当他对抗邪恶的时候,路明泽才会出现。可是狮子小姐又觉得不会是这样,因为路明非像个单纯的傻孩子。

而她懵懂天真,对世事尚未开窍,甚至不懂得区别两性,她可以坦然自若的脱下自己的和服,跳进温泉里。她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游戏机和玩具,没有遇到路明非之前,也没有人敢带着绘梨衣去流浪街头,大多数人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会立马把她送回蛇岐八家,她之前的生活太过枯燥无味,所以遇见路明非,她肯定觉得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这世界,欠绘梨衣一场婚礼。


  路明非忽然发觉从头到尾他都看不清牧师的脸,草坪的雾气都散去了,但始终有雾气缠绕在牧师身边,这个始终站在雾中的男人轻声的问他:“你确定么?”

不知道是奥丁使用了什么高阶的言灵,所有人都不记得楚子航了,除了路明非。明明就有那样一个人出现在过你的生命里,陪伴你度过最艰难的时光,好的坏的他都曾见证。他曾和你一样都是孤独的小孩子,在相依相偎取暖之后却突然消失了,仿佛这个世界上从未有过这个人一样。那种恐惧该如何言表?狮子小姐看着路明非发了疯一样去寻找楚子航的踪迹却被当做精神分裂关进了精神病院,她简直难过的想哭。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有点讨厌诺诺,尽管当初是她光芒万丈的出现在路明非面前,像捡小狗一样把路明非从一场尴尬的告白仪式上解救出来。她怎么可以质疑他的真心呢?

图片 8

回学校后凯撒和诺诺举办了婚礼,路明非陪着绘梨衣,楚子航可能会遇到一个人吧,代替了他心中夏弥的位置,并且觉得楚师兄的麻麻像个小孩一样也很好啊,看到妈妈整天无忧无虑师兄也会开心吧。绘梨衣那么乖巧可怜的女孩子应该过上幸福的生活吧,纵然她有毁灭一切的能力,但是之前整天被关在家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最多也是哥哥源稚生陪她打打游戏,只有在翘家的时候才和路明非开心地玩着,刚刚看到这温暖的世界怎么就可以和他说再见呢

回答:

  “我确定么?”路明非呆呆的问自己。

路明非对邵公子说,“你记得《最游记》里面的那只傻猴子吗?唐三藏把他从水帘洞里面带了出来,那是第一个带他见光的人,所以它就一直跟着唐三藏。我就是那个傻猴子,我除了跟着跑,不知道去哪里。世界上有很多猴子,有傻猴子也有聪明猴子,聪明猴子在哪里都能过得好,傻猴子就只能跟着自己人的那个人跑。”

可能一切都是注定了,对绘梨衣来说,注定的一见钟情,而路明非却爱诺诺。作者江南也说过:“路明非对她只是喜欢,而不是对诺诺那样更为固执的感情。”

“04.24,和Sakura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顶上。”“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04.25,和Sakura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在,所以不可怕。”“Sakura最好了。

路明非在那樱花飘落的河边没有选择绘梨衣,可在她死后疯狂的迷失了自己,路明非对绘梨衣的感情是爱还是愧疚,还是,仅仅…………

  见鬼,他为什么忽然会来参加一场婚礼?还是自己的婚礼?他忽然发觉这是个非常荒谬的事情,他从未把绘梨衣看作可追求的女孩,那是一个怪物,他是这个怪物的看守者,可为什么忽然间他们的关系变成了这样?他想不起前因后果了,觉得这件事又荒谬又自然,他站在亲朋好友中,被祝福的目光包围着,美丽的女孩愿意嫁给他,他已经念出了誓词……这样不就可以了么?为什么还要问我?让我好好的完成这场婚礼我就幸福了啊,为什么还要来问我的…..心?

狮子小姐觉得,这段话简直是路明非对他和诺诺之间关系最精到的描述。诺诺是他的宿命。就算有一百个陈雯雯,一百个苏晓蔷,一百个柳淼淼加起来都不及一个诺诺在他心里的分量。

路明非在作为一个衰仔的时候,诺诺像是英雄被救将他拉入了另一个世界。才开始或许路明非是单纯对诺诺有好感,关于路明非,诺诺,绘梨衣之间的关系,每位读者读完后都有一个不一样的理解,有诺非党,也有绘非粉,评价不一。如果不是那一个威风凛凛的小魔女优先闯入,而是那一只习惯于用纸和笔表示自己的意思又有点蠢萌的小怪兽闯入,或许你不会走向那一条路。

路旁青衣树上斜,明眸杉影叹妃曦。落尽红樱君不见,轻绘梨花泪沾衣。

个人觉得路明非是爱绘梨衣的吧
首先,
路明非是个缺爱的人,你施舍他一点火光,他必报之以熊熊烈火。

  心里空空如也,好像敲敲胸口就会发出空洞的响声。

所以他会在去卡塞尔学院之前放弃和陈雯雯告白,会在楚子航消失自己莫名其妙成为楚子航那样的风云人物之后放弃苏晓蔷的投怀送抱——诺诺在他心里生了根了,上杉绘梨衣可以为了他去死,而他愿意为诺诺而死。

回首往日长相伴,悔泪空流意上头。幡然醒悟寻千里,道尽路明忆成非。       
                                                 
——潇瀟灑洒丶丶丶

他说诺诺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就是一道光,直到现在仍然照得人睁不开眼。那么绘梨衣何尝不是呢?

  分明感觉不到难过,可他知道自己很难过,分明很想把戒指套上那根纤长的手指,可是动不了,身体像是锈住了的铁皮人。

说到上杉绘梨衣,狮子小姐觉得她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小怪兽。她漂亮又精致,就像玻璃制作的娃娃一样,她寡言少语。那是因为一旦玻璃炸裂,就会有人受伤。她是作为武器而存在的,却单纯的喜欢上了路明非这个脑细胞单一的家伙。为了让小樱花留下,她丝毫不在意金钱。为了让路明非开心,她安静的坐在他的家人身边听他们说些无聊又没有营养的话。狮子小姐觉得,其实龙族的里面的每一个角色都孤独,路明非孤独,因为他从未被人看重。楚子航孤独。因为他身上背负的宿命。恺撒孤独,因为他高处不胜寒。源稚生的孤独,是因为他被命运之手推着走向一条自己并不乐意走却又无法回头的路。

路明非和绘梨衣的相遇就是个错误

绘梨衣爱路明非,那么路明非无法不回之以爱,这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

——以上是原文——

除了上杉绘梨衣,一直以来狮子小姐都觉得和她命运相似的还有源稚女,他们都被当做武器。与源稚女不同的是,上杉绘梨衣被人真正的爱护过。而源稚女却一直都是被利用。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哥哥,却被他亲手杀死。就算成为了风间琉璃,抛头露面也是为了见源稚生一面。真正让人心痛的是他们都被命运玩弄于鼓掌之间,他们永生永世都没有再见的机会。

其次,绘梨衣和他是同类,总会互相吸引,走到一起

路明非的心还是在诺诺那里,那个第一次带他看见阳光的唐朝和尚那里!!!

在这个龙族的世界里,所有人的命运从一开始都是注定好的,没有皆大欢喜,没有完美结局。会有人死去,如同绘梨衣那样呗埋入东京郊区的深井里,永远不见天日。

那天雨夜奔驰后绘梨衣如女神又如恶鬼降临在东京的夜空,两个怪兽四目相对,均察觉到了对方不同寻常的眼神,透着孤独,透着悲伤,却又藏着魔鬼。

第二,出于剧情;

还有那位耶梦加得,那个漂亮灵动的女孩子——夏弥。她大概是楚子航唯一心动过的女孩子吧,尽管她是由一条龙幻化。可是她作为人类女孩的时候多美啊,活泼可爱,充满灵气的眼睛,纤细的身姿就像一头调皮的小鹿。楚子航子在YAMAL号上,在茫茫的北冰洋上,喝着最廉价的鸡尾酒可是他的心里想的是夏弥。他仿佛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夏弥像似一棵树长在了他的心里。她不但没有死去,反而在他心里枝繁叶茂。

怪物若不拥抱怪物,还能拥抱谁呢?

小怪兽的死,可以说是江南最出色的几次点睛之笔。正是由小怪兽的死成功的引出了白王橘政宗,成功的让我们感染到悲伤,成功的见到了那个废物重新变回咆哮世间的怪物!!!

路明非问诺诺,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会有人记得我吗?狮子小姐都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他说,“师姐,要是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你会像我找师兄一样到处找我吗?”可是诺诺说,“放心吧,你和芬格尔关系那么好,他不会忘记你的。”是啊,她该怎么回答呢?反正她知道,这个白痴只是想要一个拥抱罢了,那就给他吧。

就如霸王别姬里袁四爷轻轻地问程蝶衣——
“你愿做我这红尘俗世中的知己么”
蝶衣答应或不答应,红尘俗世中,他们都是唯一的知己,是戏痴是疯魔,是唯一可以相互取暖的人。

“你本该是介咆哮世间的怪物,可你偏偏要收敛爪牙当个废物。”

其实诺诺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姑娘啊!她敢爱敢恨,在她眼里世界是简单的,就像她在卡塞尔学院里。大雨天她开着超跑在教学楼下转圈圈,大声喊着,“谁想当我男朋友就从楼上跳进我的副驾驶吧。”骄傲又霸气,这样的骄傲也就只有恺撒配的上了吧。所以,当恺撒向她求婚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犹豫。是啊?为什么拒绝呢?桀骜不逊却又专情的恺撒和骄傲的小巫女简直是天生一对啊。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